为什么美国的小伙伴涌入中国AIIB的“朋友圈”

士兵既昂贵又敏捷。这种诞生于2500多年前的中国战争艺术,再次成功地转化为现代国际关系的“交战规则”。

3月13日至3月19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在短短一周内以闪电般的速度完成了一场“突围战”:它不仅将战线推到欧亚传统分界线乌拉尔山以西,还穿越了地中海、英吉利海峡,最后停在了与美国隔海相望的大西洋海岸。

此前,在美国政府的频繁压力下,旨在为亚洲地区基础设施建设融资的AIIB被困在亚洲腹地。

AIIB的“突破”不仅突破了地理界限,也突破了二战后美国人建立的“金融壁垒”。

“这是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这意味着一个更适合21世纪的全球经济秩序正在出现。

如果美国不采取有效的对策,它可能会比预期下降得更快。

民生银行研究院院长黄建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英国的“任性”决定加入AIIB,这是英国和亚洲共同投资和发展的绝佳机会。

“3月13日,英国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在一份声明中表示。

作为美国最亲密的盟友,英国出人意料地成为第一个加入AIIB的G7国家。这一行动不仅仓促,而且在其盟友美国也反复无常。

“卡梅伦的保守党政府没有与美国进行任何磋商就采取了行动。

华盛顿国家安全委员会在一份新闻稿中说。

然而,美国人的“任性”行为是英国人基于现实和利益双重考虑的理性选择。

“机遇和利益是英国改变态度的主要原因。

世界经济增长的重心已经转移到亚洲,亚洲的科技创新、中产阶级的增长、消费能力的提高、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蕴含着巨大的市场能量。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陈凤英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AIIB的“突围战”不仅是一场扩大“朋友圈”的游戏,也是对亚洲未来发展前景的信心投票。

显然,英国现在已经投了信任票。

“在黄建辉看来,英国加入AIIB将在三个方面为其赢得更好的发展空。

“首先是与中国的密切关系。

经过这么多年的快速经济发展,中国已经成为一块巨大的蛋糕。面对如此重要的分享蛋糕的机会,一个更加现实的英国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黄建辉说。

“其次,这是出于英国对中国的需要。

作为传统的金融中心,英国一直希望在发展离岸人民币市场上赢得第一名。AIIB的出现使得人民币国际化的前景更加广阔。

同时,英国政府也希望引进外部资金来升级其基础设施。

“最后但同样重要的是,黄建辉认为,英国加入AIIB是符合世界发展趋势的选择,这一选择将有助于英国继续在世界上发挥影响力。

就在英国对AIIB乃至中国经济投下信任票后,人民币开始了辉煌的攀升。

截至3月20日14时,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上升0.14%,至6.1875。

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上周上涨1.2%,为2005年汇率改革以来的最大周涨幅。

其他欧洲国家也不会忽视英国在AIIB的发展前景。

3月18日,法、德、意三国政府在一份联合声明中宣布,他们申请加入AIIB,成为其创始成员国。

迄今为止,超过一半的G7成员国已经步入了AIIB的“门槛”。

一天后,另一个重要的国际金融中心卢森堡也向AIIB递交了申请,希望成为AIIB的创始成员国。

AIIB未来的创始成员人数也增加到32名。

在美国压力下拒绝加入AIIB的韩国和澳大利亚政府也在“改变主意”两国政府都表示将重新考虑加入AIIB。

美国的另一个亲密盟友日本也是半心半意。

3月20日,日本财政大臣麻生太郎(Taro Aso)表示,如果(AIIB)有一个适当的融资审查机制得到保证,就不排除加入该机制进行磋商的可能性,并表示“愿意从外交和经济角度做出审慎判断”。

美国似乎变得有些孤立。

在美国政府看来,AIIB的成立是为了与世界银行竞争,挑战美国主导的世界金融秩序。

然而,无论从AIIB的定位、资本规模还是经营规则来看,这种想法似乎太武断了。

从成立之初,AIIB就把为基础设施项目提供资金以帮助亚洲贫穷国家作为其目标。

“AIIB有自己明确的定位。它的主要作用将是投资银行,而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亚行)的主要目标是扶贫。

黄建辉说,“亚行、世界银行和AIIB的定位差异恰恰反映了中国的一句老话,‘给人鱼胜于给人鱼’。

扶贫更像是给人们捕鱼,而基础设施更像是这些国家的一项重要发展技能。

中国提出亚投行构想,很好地适应了亚非拉国家加快工业化进程的需要。中国对AIIB的提议很好地适应了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国家加快工业化进程的需要。

这种需求也是西方国家加入的原因。

“陈凤英认为,尽管AIIB在职能设置方面与世界银行或亚行有一些重叠的领域,但并不打算取而代之。

“我们不会取代它,但我们会弥补或补充它。

也许最终我们将不得不迫使其改革。

陈凤英说:“融资能力不足、资金缺口巨大、效率低下已经成为这些国际金融机构的共同问题。”。创建AIIB是为了搅动这一滩死水。

“根据亚行的预测,未来十年亚洲基础设施投资缺口将达到8.22万亿美元,即每年需要增加约8200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占全球国内生产总值的11%。然而,亚行2013年提供的贷款额仅为210亿美元。即使考虑到世界银行和其他发达国家的扶贫贷款,资金缺口仍然很大。

“亚洲正在通过自身努力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创造融资环境。

作为世界金融秩序的领导者,美国可能需要做更多的事情来改革其主要金融机构的弊病,而不是压制新力量的诞生。

”陈凤英说,“美国认为AIIB是一个威胁,也是一个威胁。它认为AIIB是一个威胁。它认为AIIB是一个威胁,AIIB是一个威胁。它的敌人和朋友只是从不同的角度看待这个问题。

“美国怎么样?盟国的“叛逃”会导致美国改变其对问题的居高临下的看法,还是会进一步刺激其“士气”?专家给出了悲伤和快乐的两种观点。

陈凤英认为,“爆发战争”成功结束后,AIIB将等待一场“持久战”,但最终将以美国改变其“人人幸福”的态度而告终。

“我认为美国最终会加入AIIB。美国充分意识到亚洲对其战略和经济的双重重要性。

它不会轻易放弃在亚洲空扩大战略的任何机会。

陈凤英说:“作为一个开放、包容和透明的新全球金融机构,AIIB也欢迎美国的参与。”。

尽管成员数量的增加将稀释中国的投票权,但这也将消除国际社会对中国在AIIB的主导地位的怀疑。

同时,发达国家的参与总会带来一些可供借鉴的经验。大多数发达国家属于受管制经济体,它们的多边机构管理经验可以为AIIB的运作提供借鉴。

至于日本对AIIB的犹豫,陈凤英认为,日本正在失去一条“生命线”,无法摆脱“通缩陷阱”。“毕竟,日本是一个亚洲国家,加入AIIB对日本来说将是一个极好的发展机会,日本在资本和技术方面都有优势。

日本错过了一个好机会。

然而,黄建辉对美国将改变态度并不乐观。

“我觉得很困难,世界上其他国家都有可能改变,只有美国及其坚定的追随者日本很难改变;因为他们和我们有结构性矛盾。

”黄建辉说。

“美国真正担心的不是AIIB的建立、它的实际功能和它的‘朋友圈’的增长,而是把AIIB的建立作为一个机会——制定新规则的权力的转变。

”陈凤英直接指出,中美在AIIB问题上的争端本质上是一场规则争端。

“中美在AIIB问题上的争论实质上是新兴大国和防御大国在如何在21世纪建立新的世界经济秩序上的立场之争。

为自己辩护的大国不能接受新兴大国独立建立新的行为准则。

”陈凤英说。

「AIIB会员的竞争只是这种游戏的表现,而规则的竞争是核心。

“陈凤英认为,美国应该认真考虑加入AIIB,这将为亚太地区实现互利共赢提供一个更高的起点。

“亚洲目前正被一些区域化协定孤立,AIIB可以为开放亚太区域提供一个重要平台。

陈凤英说:“双边投资协定和多边自由贸易区谈判都可以成为该机构的业务指南。”。

成员的初步增加正式实现了AIIB的全球化,随着高标准作业规则的制定,AIIB将从本质上走向国际化。

“AIIB号成功突破后,一个更重要的选择摆在美国面前。

美国应该利用这种情况,参与这种新型金融机构的规则制定,为亚洲乃至世界贫困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提供更丰富、更有营养的“蛋糕”。还是继续坚持旧规则,成为旧秩序的“守护者”,抛弃曾经让美国人感到自豪的平等和创新精神?“也许美国最大的问题是缺乏战略性和建设性的措施。

”黄建辉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