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嘉诚的高安全性大厦:很难进入背对周围山脉的隧道。

一些安全专家说,小偷通常会选择最有价值的攻击目标。如果高价值目标的保护级别太高,它们会退而求其次。

最近,中国香港豪华住宅区发生了三起盗窃案,损失总额超过88万港元。

窃贼光顾的大厦位于港岛南区寿山村路41A-41B绿色花园之一,距离戒备森严的李嘉诚大厦只有几十米。

一些安全专家说,小偷通常会选择最有价值的攻击目标。如果高价值目标的保护级别太高,它们会退而求其次。

这起盗窃让人想起中国首富宗后卿遇刺。

宗后卿在他的住宅区遭到一名农民工的袭击,导致他的手受伤,几根肌腱断裂。

警方调查后,刺伤宗庆后后卿的嫌疑人没有任何报复等特殊目的,但由于长期失业,他希望宗庆后能加入娃哈哈集团公司。

李嘉诚官邸的安保有多严密?大陆大亨对安全服务有什么误解?香港顶级大亨如何保护自己的安全?李嘉诚官邸的安全状况外界很难了解李嘉诚官邸的内部情况。然而,从外观上看,该住宅确实有非常严密的安全系统。

首先,李氏家族大厦(Li Family House)位于半山诺(Yamanoe),树木挡住了道路旁的一侧,所以路人或过往车辆很难观察到内部情况。

李家大厦的入口并不直接面对道路,而是需要转弯才能进入,入口是倾斜的。

因此,即使是外国车辆也不可能试图通过撞击进入。

根据谷歌提供的卫星地图,李宅由三座大型主体建筑组成,它们排列在不规则的L形位置。

如果你从大门进入,你就不能直接到达大楼。你需要穿过一条Z形车道才能到达大厦的站台。

因为李宅位于半山的山坡上,所以这块地不是平坦的地基。在建造房子的过程中,地基被整平,并且人工建造了一个平台来承载建筑。

从安全角度来看,人工平台必须用钢筋混凝土加固,因此外人很难通过地下岩土工程渗透到医院。

这座大厦的墙有3米多高,普通人很难爬过去。

即使他们进入,他们仍然在人工平台下,而且安全人员在指挥,所以很容易找到入侵者。

从卫星地图上看,李家住宅后面有一座环山。

这个地点的选择显然是基于东方年代学的考虑,它强调在山的周围收集空气。

然而,这样的选址必须从安全的角度考虑从后山偷袭的可能性。

因此,李佳的住处也在后山方向设置了栅栏和围栏,防止外人轻易进入,面对前门的建筑比后宫的高。

这使得后面的住宅成为一个环绕的庭院,这更有利于安全。

据媒体报道,李佳配备了非常先进的安全设备,那么李佳将使用什么样的安全技术呢?首先,李佳肯定会配备闭路电视和摄像机。

作者推测他可能会选择以色列产品。

该国的Magal公司是世界上最先进的监控设备制造商。

其产品不仅集成了白光夜视和热成像系统,还能通过计算机自动识别入侵,避免野生动物等物体入侵造成的误报。

此外,以色列还开发了各种战术移动监测设备,安装和部署方便快捷。

这样,安全人员可以每天随机改变监控站点,以防止入侵者在获得相关信息后发现系统缺陷。

这相当于军事上使用移动哨所和固定哨所。

可以肯定的是,李佳的监控设备已经连接到中国的保安公司和香港警方。

中国香港警方会在保安知道的情况下立即得知任何入侵。

即使李嘉诚没有报警,一些警察还是冲出去营救他,以免延误飞机。

李嘉诚极有可能选择的另一种安全设备是实时危险物质检测系统。

这种系统通常用于大型活动,如奥运会。

它通过传感器检测空气体中的有害气体,并发出警告。

当然,作为一个安全性很高的豪宅,安全专家必须建议李嘉诚在房子的核心设立一个安保室。

当住所被敌人攻击和占领时,李家可以躲在里面等待救援。

这种类型的安全室有一个独立的氧气供应系统,一旦锁定,它只能从里面打开。

这个安全屋有良好的装甲、隔热和阻燃系统,即使被火包围,也能在一段时间内保护里面的人的安全。

李嘉诚的安保团队李嘉诚多年来一直是中国香港首富,但长期以来,他并不重视自己的安保工作。

当他的大儿子李泽钜被绑匪张子强绑架时,只有一名司机陪着他。

事实上,李嘉诚并非没有加强安全的渠道。

马世民是和记黄埔集团的前业务主管和总经理,曾是法国外籍军团的退休成员。

马世民服兵役恰逢阿尔及利亚独立革命的高潮。

马来西亚在非洲开展反叛乱和反游击队的特别行动方面有多年的经验。

他曾将自己的经历写在一本名为《马世民战争日记》的书中。

以他多年的战斗经验,为李嘉诚组建一支强大的保镖队伍并不难。

中国香港前警察局长李君霞于1995年退休后加入李佳集团担任顾问。

李君霞不仅是中国第一任香港警务处处长,也是中国香港警务处政治部的特别探员,专门从事间谍之都香港的反间谍和国内安全工作。

它的所有训练都由英国情报局军情五处完成,并由伦敦军事情报局直接领导。这是标准的中国香港007。

两位重量级的军事和警察行动专家都可以组成李氏家族的安全团队,让任何凶猛的强盗撤退。

与此同时,中国香港的法律允许在申请时携带和使用火器。

然而,李嘉诚没有在这方面进行任何必要的投资,因为他没有想到自己可能成为绑架者的目标。

这种错误的思维惯性导致了沉重的代价,张子强最终获得了10.38亿港元的赎金。

李佳从痛苦的经历中吸取教训,开始雇佣一个专业的安保团队。

最初的保镖团队由李君霞管理,他雇佣了一群退休的廓尔喀雇佣兵,此外还以高薪从中国香港警察部队挖走了前高官的保护团队成员。

廓尔喀雇佣兵来自印度和尼泊尔边境的高山。他们忠诚勇敢。他们一直是英国雇佣军的重要来源。

在中国香港回归之前,有两个廓尔喀雇佣兵营驻扎在九龙和新界。

这些士兵退役后,许多人留在了中国香港。

李君霞在选择这些雇佣军时,不仅重视他们卓越的战斗力,而且认为他们在中国香港的社会关系相对简单,不容易受到外界的诱惑和威胁,在心理上容易依赖雇主。

至于政治领导人的保护小组,那是李俊熟悉的小组。香港、中国和警队的高级官员均受本署人员保护。它一直被视为精英部门,与中国香港飞虎队和机场特警齐名。

此外,该部门的人员来自香港警方在中国的政治部,他们的背景曾多次被英国特勤局甄别,绝对可靠。

李嘉诚的安全团队由大约25人组成。李,他的两个儿子和他的配偶在旅行时有保镖陪同。

李的私人保镖一直是廓尔喀的保镖。除了呆在家里和旅行,李宇春的办公楼还配备了特殊的安全设置。

长江集团中心大楼有一条特殊的地下通道。只有李的专车可以进入,然后通过专用电梯,它可以到达办公楼层。

没有李的允许,任何人都不能乘电梯进入它的特殊楼层。

随着李君霞在中国香港回归后移民到英国,李嘉诚的安保团队可能经历了一些变化。

2008年,英国著名安保公司G4S在参加北京奥运会安保服务时透露,其客户包括李嘉诚。

G4S是英国最大的私人保安公司,也是世界上最大的保安集团之一。

当时,第二富有的郭炳湘也被张子强绑架了。

因为郭本人属于富裕的一代,他有不放弃和珍惜自己财产的心理。他在绑架开始时拒绝屈服。

为了迫使他屈服,张子强的团伙不仅拳打脚踢,还把他裸体装在一个狭小的箱子里长达4天。

这种方式甚至比关塔那摩还要残酷,让郭无法忍受。尽管他最终安全回家,但他仍然留下了严重的精神创伤。

这两起绑架事件极大地刺激了中国香港的富人。

当时,中国香港的高端保镖业务非常火爆。

除了前面提到的G4S之外,风险控制公司、平克顿侦探事务所(Pinkerton Detective Agency)和医管局(HA)等国际安全巨头都在中国香港设立了亚太总部,争夺这块巨大的蛋糕。

除了渡河猛禽,中国香港还有许多安全公司达到了国际标准。

除了做生意,香港华商叶国华也积极参与政治,所以他有很多安全资源。

郭炳湘事故发生后,叶国华的运输公司立即联系了他,并提出提供专业的安全服务。

叶国华后来成为中国香港富人的主要安全服务提供商,直到他在担任政府政策顾问后,因角色冲突而放弃业务。

然而,最初的团队仍然继续经营这项业务,由来自中国香港、贵宾保护集团和飞虎队的退休人员领导。

近年来,内地大亨对安全的误读,内地大亨的安全问题层出不穷。

宗后卿遇袭只是众多相对幸运的案例之一。

2010年,山西钢铁巨头李海仓在办公室被枪杀。

前一年,价值20亿美元的四川新泰新实业有限公司的所有者刘庆新也在办公室遇害。

20世纪90年代,中国首家在美国上市的教育集团总裁俞洪敏也在走廊里被两名劫匪注射了兽用麻醉剂,意图抢劫和绑架他。

幸运的是,他奋力逃脱。

不到一年后,他再次在楼下被抢劫,侥幸逃脱。

尽管从大陆吸取了无数血腥的教训,但许多亿万富翁的安全意识并不强烈。

特别是,一代富人经常在商界奋斗多年,并且习惯了风暴。因此,他们常常对自己的人身安全视而不见,充满信心,这就是他们很少雇佣保镖的原因。

这些富人认为,只要他们保持低调,即使有人打算杀了他们,他们也很难找到机会。

然而,他们似乎已经忘记,在互联网时代,只需要移动鼠标和键盘就可以找到一个人的行踪和照片。

在一个成熟的商业社会中,富人的安全需求一直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就像必需品一样。

尤其是上市公司的所有者或高管,他们的人身安全不仅关系到他们的家庭,而且会严重影响公司的股票价值,因此他们的安全配置已经成为公司预算的一部分。

现代安全专业人员已经成为高端服务业的成员,如律师、会计师、测量员和其他专业人员。

一名受过安全训练且拥有国际认可的安全顾问,其年薪高达百万美元。一名受过安全培训并获得国际认可的安全顾问年薪高达100万美元。

西方跨国集团也从中央情报局(CIA)、军情六处(MI6)、海豹突击队(SEALs)等老牌安全特种作战部队吸收了大量优秀人才。

中国长期缺乏非常明确的国家标准,这些标准规定了保镖或私营安保公司的行业准入门槛。

由于政治敏感性,国际知名安全集团很少在中国开展业务推广。

这导致了中国所谓的保镖行业严重的信息不对称,富人无法知道他们的购买标准是什么。

2013年,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最终制定了《特种保安人员职业培训证书》的考试计划,并开始为保镖行业发放岗位证书。

如果没有特定的职业门槛,你就无法进行可靠的购买。

当然,安全行业也有自己的行业标准,许多国际安全从业人员和机构都获得了认证。

例如,早在1977年,美国证券业协会(ASIS)就开始颁发美国注册安全专家证书。2002年,它还为安保人员引进了两项新的专业资格,即认证专业调查员和人身安全专家。

这被视为国际公认的行业认证资格。

注册会计师证书(CPP certificate)主要是安全企业管理层必须具备的高级职业资格,类似于会计师中注册会计师的资格。

PCI和PSP是初级安全专业人员必备的行业准入资格。

各大证券公司也获得了相应的企业认证资格。

例如,安全行业的国际标准化组织认证标准。

为了规范国际私营军事和安保公司的行为,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于2006年制定了《蒙特勒文件》。

该文件已获17个国家批准并提交给联合国。全球600多家顶级安保公司也签署了该文件。

事实上,《蒙特勒文件》被视为国际安全企业的重要采购认证。

如今,大型国际企业的安全项目招标要求企业具备上述国际认证资格。

国内企业对此知之甚少,只有一家公司签署了蒙特勒文件。

许多所谓的保镖公司或特种保安公司仍然喜欢炫耀他们的战斗力。

他们声称,他们的人员来自特种部队,由来自以色列、美国和英国的专门保镖训练。他们有国际视野。

然而,真正的国际表现是符合国际行业标准并拥有相关行业认证。

在这种情况下,大多数企业主在选择安全服务提供商时自然会更加困惑。

因为他们不知道,这些强悍的突击队会成为他们的保护者,或者死刑执行令。

正如专业医生和律师受到行业标准的限制一样,具有来之不易的专业资格的安全人员也必须具备职业道德,否则他们的执照将被吊销。

因此,有执照的安全人员通常比没有执照的安全人员更可靠。

国内证券业的信息不对称和缺乏公认的采购标准已成为制约该行业发展的严重创伤。

根据美国安全产业协会2012年的统计,自2001年以来,美国工业以每年6%的速度增长。到2012年,美国国内证券市场在两个彩票销售点已经达到660亿美元。

自2008年以来,中国证券市场也进入了快速增长期。

一些行业报道称,中国证券市场高达2200亿元,但要成为高端服务业还有很多路要走。

可怕的是,在这条路上,恐怕会有很多富人付出沉重的代价,就像十多年前中国香港的富人走上这条路一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