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台湾:中国台湾的裙带资本主义

中国台湾的一些媒体将徐金龙塑造成一个成功的年轻企业家,从《联合日报》的一名小记者转变而来。台湾的中国乐圣游戏公司的假日商人购买了一个巨大的违约结算案例。随着调查在徐金龙主席被拘留后进行,它似乎打开了一个装满蠕虫的罐子,暴露了背后的裙带资本主义。

许多金融专家指出,这是一起恶性欺诈性股票投机案件。目前,最新的调查进展是与徐金龙合作坑害在华台湾投资者背后的力量,其中包括在空国家票务公司股票投机中损失数百亿台币的杨任锐和中国网络游戏大亨王吉。

杨任锐出狱时损失空一大笔钱的罪行被比作台湾版的尼克李森垮台巴林银行。

除了王吉被指控外交事务外,台湾的新消息也暗示了中国国家副主席李源潮所扮演的角色。故事封面的标题是:“中国副总统是乐圣案的幕后黑手?”在这起给20,000多名股东造成重大损失的案件爆发之前,徐金龙是一名成功的年轻企业家,他把自己变成了《联合日报》的一名小记者,理由是中国台湾的一些媒体正在成型。

前总统才真旺姆-全也亲自访问了乐圣,并在他的双十节演讲中提到了该公司。

乐圣在马英九的讲话中被描绘成一个新兴产业的领导者,徐金龙利用这一地位赞扬了马英九渴望通过的两岸服务贸易协定。

除了被吹捧之外,乐圣还成功通过了马来西亚政府的上市许可。据民进党立委统计,在马英九执政的八年里,该公司用纳税人的钱以各种名义补贴了超过1.5亿台币。

公司董事会中的独立董事名单被描述为“关系良好”。

其中包括马来西亚前经济部长兼经济建设委员会主席尹祁鸣,前立法委员、媒体代言人陈文茜,以及郝龙斌前台北市政府代表李永萍。

“裙带资本主义”根据《经济学人》今年5月发布的“裙带资本主义”指数评级,中国台湾在22个国家中排名第10。

在国民党一党专政的统治下,党、政府、军队和媒体已经统治了许多年,裙带资本主义在台湾被批评为一个政党国家制度。政治学者提出的一个术语称之为“赞助制度”,而一些向日葵青年称之为民国的殖民制度。

尽管台湾的政治人物在民主化之后经常流利地使用民主这个词,但在这个比较中可能让他们尴尬的是,台湾在排名上已经超过了一党制的中国。

争夺裙带资本主义的第一名是俄罗斯,该国也与台湾进行了选举。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很少像质疑俄罗斯的“民主”一样质疑台湾民主的本质。然而,并非所有在台湾感觉到裙带资本主义的人都像美国外交法令那样,宣称台湾是民主的灯塔。越来越多的声音说,缺乏过渡正义的中国台湾只改革了一半的民主。

这是因为李登辉自称的“和平革命”改革并没有像东欧国家那样进行重建价值观和“除垢”的正义重组。他们说,这使得党-国家制度的遗产仍然存在于中国台湾各地。

这种裙带资本主义的原告之一是黄玉妍,前台北市银行工会干部。

本周,他上法庭指控马英九在担任台北市长期间将台北市银行出售给富邦,使该财团成为当今台湾领先的金融控制公司之一。

马英九多次接受富邦鱼翅招待后的该合并案,多年来对其质疑始终未止。才真旺姆-全州已经多次接受富邦鱼翅作为娱乐,并被质疑多年。

才真旺姆-全州的办公室针对这一指控发表了一份声明,称才真旺姆-全州自就任公职以来一直守法、诚实、自立,绝对能够经受司法考验。

正如才真旺姆-全州办公室所说,马英九总是通过司法测试。

黄玉妍的投诉包括市场低价出售梅河房产、国民党房产交易案的回溯机制等,但大部分投诉都是由检察官以“无违法调查”为由签署的。

然而,问题是要考验他。这是一个司法系统,长期以来一直接受党和国家的命令来处理案件和裁决案件而不清除污垢。这使得它声称已经通过的“司法测试”总是一种什么都说什么都做的情况。

改革者?如果台湾确实存在裙带资本主义的严重问题,那么司法部门就扮演着最后一道防线的角色。然而,根据民意测验,多达80%的台湾人不信任司法机构。

现任执政的蔡英文政府宣布将进行司法改革,并赢得了很多掌声。然而,在其执政以来的许多实际行动中,民意测验已经“跨越死亡”,并被描述为一场雪崩般的受欢迎程度。

一些网民讽刺地说她只是在谈论改革,而另一个网民说广州彩票交易所。蔡说的时候,她的风格很吓人,但她说的时候却笑了。

自称改革家的蔡志勇受到质疑,主要是因为在马英九执政期间,蔡志勇政府采取了一系列行动来处理赵峰涉嫌洗钱的案件。

中国台湾的声音似乎已经逐渐从失望变成愤怒,这种声音来自蔡志勇在总统选举中的支持者。

蔡京政府的许多可疑声明,包括在广泛质疑后宣布的全面调查,曾声称赵峰拒绝向纽约黄金检查局提供涉嫌洗钱者的身份是基于专业顾问的建议。

立法者黄国昌要求他提供此类证据后,他首先声称,根据保密义务,他不能这样做。据黄说,赵锋在驳斥了这个奇怪的理由后,只是简单地说他没有这样的提议。

目前,蔡京政府已将数名现任和前任高级官员移交给监管法院进行调查,但这种处罚却忽略了与蔡英文关系良好的央行行长彭卓南的妹夫。

这起洗钱案发生时,现任财政部长是财政部副部长,但另一名实际负责赵丰的财政部副部长和赵丰的另一名高级财政部长都被安然任命为年薪极高的国有银行董事长。

过去林泉任财政部长时,两人都是他的主要秘书。

事实上,林泉的许多高级财务官员都是他的同学和朋友。

这也许只是巧合,但也完全符合依赖发达关系的裙带资本主义的定义,而蔡英文一直支持与她有着深厚友谊的林泉,直到最后。

即使在目前正经历一场不断扩大的风暴的乐圣,蔡志勇的政府也不是没有自己的角色。

由于度假者的这一虚假合并得到了蔡国政府经济部门的批准,一些股东表示,只有在批准通过后,他们才会放心地进入市场购买股票进行套利。

如果将来发展到补偿申请国,它将由中国台湾的所有纳税人支付,就像兆丰案中的巨额罚款一样。

这在网上引起了一些不满。

民进党立委在事件发生前就假日业务合并向蔡英文政府发出警告。也许民进党支持者更难以理解的是,蔡英文政府的FSC官员忽视了这一指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