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繁的违约迫使“债转股”试点的数万亿不良资产在三年内被解散?

“处理不良资产有三种渠道,其中之一是‘债转股’。

中国信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副总裁庄恩岳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表示。

坊间亦有消息称,首批“债转股”试点或将很快启动,国家开发银行、中国银行、工商银行、招商银行等银行入选第一批“债转股”试点,预计在3年甚至更短时间内,化解1万亿元左右规模的银行潜在不良资产。坊间消息人士还表示,第一批“债转股”试点项目将很快启动。中国开发银行、中国银行、工商银行、招商银行等银行将被选为首批“债转股”试点项目,预计在三年内解决规模在1万亿元以下的银行潜在不良资产。

自今年以来,债券市场的债务违约风险已从私营企业蔓延至国有企业和国有企业的子公司。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最近频繁发生的信用违约事件与银行不良贷款率的上升趋势是一致的。

这引起了SASAC对“权威人士”的关注,中央政府高级官员也经常就债务问题发表意见。

近日,SASAC组织对106家中央企业发行的各类债券进行了深入调查,并对即将到期的债券逐一进行了风险调查。

尽管庄恩岳没有进一步透露“债转股”的规模和时间表,但他告诉记者,本轮产能结构调整不能与“债转股”分开。

债务违约最近,信贷市场经常发生违约事件。截至5月13日,今年有28家债券未能及时还本,信用评级下调、刚性支付等754起其他信用事件进一步被打破。

一些国有企业和中央企业的子公司也开始违约。

“国有企业可能是信贷环境恶化的老大。他们为什么要违约?如果经济处于下行时期,企业利润的恶化是不可避免的趋势。

财新智库莫尼塔的常务董事钟郑声告诉记者。

4月份,中铁物资168亿元债券停牌,河北宣化和海南交通投资公司提前赎回债券的意图,甚至对债券市场环境产生了不良影响,被市场斥为践踏合同精神。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所执行主任刘元春指出,4月份许多企业降低了债务发行规模或推迟了债务发行进程。4月份债务融资总额比去年同期增加1400多亿元。”债务,尤其是债券风险,全面上升.”

“债务到期的最高时间点是第二季度和第三季度末,五月至七月是七个产能过剩行业债务偿还的密集高峰期。

”刘元春说。

在去杠杆化和产能过剩的背景下,大量产能过剩的国有企业面临巨大的债务压力。

目前,山西七大国有煤炭集团的债务总额超过万亿元,相当于山西2015年的国内生产总值,资产负债率高达80%,山西的大部分煤炭债务都在银行。

钟郑声认为,目前最大的问题是非金融企业的杠杆过高。

“我以前做过梳理,所谓的非金融企业、国有企业杠杆率最高,资产负债错配现象越来越严重。

”他说。

在产能过剩行业整体生产经营和持续财务压力的背景下,市场各方普遍预期,今年将有更多以国有企业为背景的债券面临违约风险或成为高概率事件。

这比前一轮明显不同的“债转股”更加困难。

“庄恩岳告诉我们的记者。

17年过去了,债转股重新浮出水面。四大不良资产管理公司之一信达(Cinda)参与了最后一轮“债转股”。

庄恩岳说,例如,上一轮是从1999年到2012年,当时价格基本上上涨了。

某企业在某省有一块土地,原征地成本为2亿元,地价在很短的时间内上涨了很多。然而,如果以2亿元的价格征用土地,根据目前的“L”型经济趋势,土地可能很快会缩水至5000万元。

“这个例子说明了什么?这表明,当前的经济形势可能对债转股成本构成巨大挑战,包括确定各种权益的公允价值。

”庄恩岳说道。

此外,企业的债务结构也发生了变化,与17年前大不相同。

钟郑声表示,在上一轮“债转股”中,企业债务主要是贷款,这一轮除贷款外,还包括债券。

钟郑声进一步解释说,如果一家银行与一家企业的谈判已经非常复杂,如果增加一些债券持有人,谈判将会更加复杂,因此达成协议的机会与前一轮不一样。

“最后一轮债转股没有在重组前上市。

我们在2005年开始了股票改革和上市工作。迄今为止,“债转股”的法律和政策环境已经改变。例如,惩罚环境现在不同了。

”庄恩岳说道。

钟郑声同意庄恩岳的观点。他表示,上一轮“债转股”可能是以1: 1的价格进行的。如何确定这一轮转让的价格和市场价值在这里大不相同。

此外,许多银行现在也可能是上市公司,还有外资股票,甚至外国股东,以及对它们业绩的压力。

记者了解到,大多数商业银行对大规模“债转股”持保留态度,也不太热心。

相关部门正在考虑给予银行某些优惠政策,以提高它们对“债转股”的热情。

庄恩岳给出的解决方案是:第一,诚信是基础;第二是优势互补,“债转股”也是优势互补的表现。第三是互利。只有这样,“债转股”才能成功。

一旦你“转身”,你就会感觉很好。钟郑声认为,“债转股”必须实施,无论企业部门的杠杆率是否得到优化,或者信贷环境是否得到防止恶化。

在最后一轮“债转股”后,企业的财务负担立即减轻。

至于本轮“债转股”能否取得立竿见影的效果,钟郑声认为这是一个问题。“在首轮1万亿美元的“债转股”后,如果企业仍有较高的偿债支出,财政负担会不会立即减轻?”穆迪的报告明确指出,“债转股”等措施将通过降低企业杠杆率来降低国有企业的或有负债,但“债转股”不会解决资产回报率下降的问题。因此,“债转股”也将导致银行风险增加,从而增加政府面临的相关风险。

“值得一提的是,在上一轮‘债转股’中,有一种现象,即一些国有企业利用债转股作为逃避债务的渠道。

”钟郑声说道。

一些分析师甚至认为,“债转股”可能会让中国的问题更加严重。

以允许“僵尸”企业继续存在和经营为例,银行通常不具备经营或重组企业的专业知识,而“债转股”可能导致利益冲突,即银行可能继续向当前关联方提供贷款。

“我们要注意选择“债转股”的对象,不要在退出市场的企业中搞“债转股”。

否则,将不利于削减过剩产能和结构调整,也无法在“债转股”后实现企业经营状况的真正改善。

”工行前行长杨凯生表示。

发表评论